首頁>智庫頻道>海外智庫>智庫報告>正文

美國企業研究所:“人才之爭”是全球領導力競爭的核心

參考消息網6月16日報道(記者 李溯)美國企業研究所近期發布題為《全球領導力之爭是全球人才之爭》的報告稱,隨著全球人才競賽加速發展,美國吸引全球人才尤其是高技能人才的獨特競爭優勢和優先地位已經岌岌可危,美政府須改革現有人才政策,保持對高技能人才的持續吸引力,這是長期保持美國經濟實力和國家力量的關鍵。

報告認為,爭奪技術優勢地位已是全球經濟競爭最激烈的前線。高端技術、人工智能、5G和量子科學等領域可提供安全和地緣政治地位方麵的重大優勢,塑造未來技術和技術標準的國家將受益匪淺,而掌握這些技術的高技能人才是國家實力的重要組成部分,美國必須把引進高技能移民作為競爭優勢的一個重要來源。

一、曆史上美國通過吸引高技能人才獲得巨大利益

(越來越依賴基於知識工人和企業家的美國應該小心翼翼地保護其吸引及留住全球頂尖人才的能力。)

報告稱,美國吸引全球人才尤其是高技能人才的獨特能力是其重要競爭優勢。高技能移民的踴躍創新,提高了美國本土的創新產出,促進了自身經濟生產,增強了國家經濟實力。技術移民一直在美國曆史上發揮著重要作用,他們在很大程度上推動了美國科技研究、技術發展及企業創新。

報告指出,在科技領域,高技能移民長期以來一直是美國科學發現的重要推動者,是美國研究機構的普及者和技術領域的支配者。一項數據顯示,自1901年以來,在獲得諾貝爾化學獎、醫學獎和物理學獎的美國人中,約三分之一為在外國出生的研究人員。在經濟領域,外國移民往往比美國本土居民更具有創業精神。截至2019年,《財富》雜誌500強之列的美國企業中有20%是由移民創建的,另有24%是由移民子女創建的。在創新領域,由移民引領的創新模式一直是美國經濟的核心,其價值遠遠超過了經濟衡量的尺度。報告認為,移民在STEM(即科學、技術、工程、數學)領域的工作和創業使他們成為美國曆史上發明和創新的源泉。而在醫療領域,高技能移民也發揮著主導作用。在美國抗疫前線的醫療專業人員中,外國移民所占比例比本土居民高得多,領導新冠疫苗研製工作的兩個公司——莫德納公司和輝瑞製藥——均由外國移民創建。

二、隨著全球人才競爭日趨激烈,美國對高技能人才的吸引力逐漸減弱

(羅納德·裏根在其任期的最後幾天警告說:“如果我們對新美國人關閉大門,我們在世界上的領導地位將很快喪失。”)

報告稱,近三十年來,全球國際移民數量正在增加,其受教育水平和技能水平也快速提升。其他國家(主要是發達國家)已經認識到高技能移民日益增加的供應和需求的發展趨勢,並積極采取各種措施調整政策,以吸引更多企業家和擁有高技術技能的人才。加拿大出台了創業簽證計劃,該計劃利用加拿大風險資本公司或投資集團對初創企業的資助,立即提供獲得永久居留權的資格;澳大利亞已經對其永久和臨時移民政策進行改革,以優先考慮某些技能;德國修改了較為溫和的移民政策;連曆史上實行最嚴格移民政策的日本也鬆動了立場,全麵修改政策,支持高技能移民。

報告認為,美國不能再像過去那樣想當然地認為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高技能人才。盡管競爭日趨激烈,但美國並未采取強有力的措施吸引、支持和留住有才華的外國人,反而朝著相反方向發展。雖然拜登政府承諾要取消前任的一些移民政策,采取更歡迎的“語氣”,但政策轉變程度還有待觀察。

報告認為,美國對全球人才的相對吸引力取決於一係列因素,包括全球競爭、美國移民政策、國內對創新、勞動力和企業家精神的重視以及更廣泛的國內文化趨勢。但美國政府對這些都不以為然。移民政策的不確定性和國內日益強烈的反移民情緒再加上限製簽證和綠卡待遇的具體規則改變,使得國外高技能人才望而卻步。頂尖技術專家、高管和學者們擔心,美國在人才方麵的競爭力正在下降。盡管,美國目前仍在全球人才競賽中占據領先地位,但優勢已明顯減弱。

三、要贏得全球人才競賽,需改革移民政策

(並非每位在美國接受教育的外國人都會留下,眼睜睜地看著培養的部分最頂尖工程師和科學家不是出於本意而是因缺乏機會離開,是不明智的。)

報告稱,美國兩黨一致認為,美國需要一項全麵計劃來鞏固其經濟和技術的領導地位,政府須確保美國人能夠獲得良好的工作和機會,同時也不應忽視高技能的移民。報告提出如下建議:

首先,美國決策者應加強執法力度,對與國家安全相關的人員和資金使用進行管理;通過減少延誤、增加應用軟件吞吐量和確保流程透明度減少申請積壓,消除阻礙現有簽證和綠卡程序的障礙;防止國內外雇主對製度的濫用,保證人才自由流動。報告重點提到,華盛頓應該為那些將在國家安全創新基地相關領域工作的國際人才申請設立國家安全簽證。這不僅會激勵頂尖人才直接為美國軍事、技術實力作貢獻,還會增強美國在創新領域爭奪全球領導地位的能力。2020年《國防授權法》的條款已對此有所體現。

其次,美國可以實施一係列適度改革,以增加國際人才赴美工作、留美機會。作為第一步,國會可提高就業綠卡上限,尤其是對高技能型人才;縮短某些職業或技能水平從臨時工作轉為永久居留權所需的時間;取消對來自特定國家或地區移民的限製;還應考慮發放“心髒地帶簽證”,將人才吸引至最需要的非沿海地區;向在某些STEM領域獲得高等學位的國際學生提供長期簽證甚至綠卡,將有助於美國留住學生和研究人員,並與對手展開人才戰略競爭。

第三,決策者應考慮對人才引入機製作出更多根本性改變,尤其是對全球高技能人才。決策者應反思現有簽證和綠卡製度是否是吸引和留住頂尖人才的最佳方式,可考慮采取更多措施,建立一個適合21世紀競爭的高技能移民體係,歡迎所有符合某些標準的人。

第四,高技能移民雖然有價值,但數量和影響有限,實現美國競爭力最大化的真正戰略將建立在培養本土人才和使美國繁榮機會最大化的基礎之上。美政府需提供更多資金、數字基礎設施等支持國內STEM教育、優先改革K-12教育(美教育體係中幼兒園到十二年級的教育)、加強職業技能培訓、促進流動性和機會均等。

報告最後指出,美國正在麵臨二三十年來對其全球領導地位最嚴峻的挑戰,受到新冠疫情重創的美國需要支持經濟複蘇,提升國力。而高技能移民對提升美國經濟和國力至關重要,拜登政府和國會必須在這一關鍵領域找到共同點,采取有效的措施在全球人才爭奪戰中保持美國的吸引力和競爭力。

凡注明“來源:參考智庫”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熱文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