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1 18:44:50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帥蓉
核心提示:加利福尼亞大學歐文分校心理學、醫學和公共衛生教授茜爾弗研究了4000多人在新聞非常密集時期——從2013年波士頓馬拉鬆爆炸案到2016年奧蘭多“脈動”夜總會槍擊案——的感受。她發現,接觸與創傷有關的媒體報道能使人陷入一種越來越痛苦的循環。

亨利·戴維·梭羅曾取笑我們這樣的人。

這位詩人在1854年嘲諷地說:“一個人飯後小睡了半個小時,醒來抬頭便問,‘有什麼新聞?’仿佛其他人都為他站崗放哨一樣。”

我並非對這位以《瓦爾登湖》著稱的詩人不恭,但他並不需要熬到淩晨一點,看美國總統在推特上宣布自己在一場全球大流行病中感染致命病毒。

打開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或福克斯新聞,你看到一架直升機把特朗普總統送往醫院。刷新推特,你看到幾乎所有參謀長聯席會議成員都在隔離。查看你的新聞APP,你看到西部又著了一場大火,東部又遭了一場颶風,又有一名手無寸鐵的黑人男子被警察槍擊,全國新冠肺炎死亡人數再次更新。

睡覺?在這種時候?絕無可能。因此我們熬到深夜,在手機上不停地刷著負麵新聞,直到我們的眼睛幹澀難忍。白天,我們一邊讓電視大聲播放著,一邊兼顧工作(有工作已經算幸運的了)、子女和家務。我們想關掉新聞,但就是看不夠。

3月疫情剛開始的時候,新聞閱讀量顯著增加。當時一些新聞媒體報告,它們的網絡訪問量大幅提高。從那以後,數字新聞閱讀量有些趨於穩定,但對於很多網站來說仍高於疫情之前。整個夏天,像福克斯新聞這樣的有線電視媒體和三大電視網的晚間新聞節目都出現多年來的最佳收視率。

對於我們這些既會思考、又有感覺的人類來說,所有這些新聞都是健康的嗎?我們不妨聽聽專家的看法。

加利福尼亞大學歐文分校心理學、醫學和公共衛生教授羅克珊·科恩·茜爾弗說:“過去20年的研究發出一個明確的信息:不斷接收壞消息從心理上說沒有任何好處。”

那麼我們為什麼要像這樣折磨自己?茜爾弗研究了4000多人在新聞非常密集時期——從2013年波士頓馬拉鬆爆炸案到2016年奧蘭多“脈動”夜總會槍擊案——的感受。她發現,接觸與創傷有關的媒體報道能使人陷入一種越來越痛苦的循環。

她說:“人們對某種危機感到焦慮時,應對方式之一就是跟蹤有關這場危機的媒體報道。但這樣做隻會更憂慮,越憂慮就越關心,越關心就越要看新聞。”

這就像你害怕蜘蛛,於是每進入一個房間就不停地搜查蜘蛛,還在WebMD網站上查詢“蜘蛛叮咬副作用”。或者,由於對我們的民主狀況感到震驚,你會在淩晨三點研究憲法第25修正案。

這是一種極難逃脫的循環。

有些人為此采取了一些極端措施:一段時期內不看新聞,刪除手機應用,把手機調至“飛行模式”。

石英財經網站的金融和經濟記者卡倫·胡已經成為推特上的“負麵新聞上癮症警示官”。她在推特上發布關於如何放鬆的建議,而且每晚提醒她的粉絲可以放下手機去睡覺了。

她說:“在臨睡前,推特上的大部分東西都不值得看。看了會更焦慮、更抑鬱。我提醒大家,做開心的事才有價值。”

卡倫·胡是對的。我們很多平常的消遣方式現在都不見了。疫情讓音樂會、夜場電影和聚會消失了。茜爾弗說,過去新聞周期隨時間推移有起有落,但曾經幾個月才出現一次的那種危機現在天天衝擊著我們,這同樣使人更加憂慮。(卿鬆竹譯自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10月11日文章)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