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6 12:35:47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黃晉一
核心提示:美專家認為,事實證明,美國維持(長期)戰爭的代價是巨大的,蒙受進一步損失的風險會非常高,包括實際經濟損失非常巨大以及人命代價兩方麵。

參考消息網10月26日報道 美國《軍隊時報》網站10月23日發表了美國“國防優先”組織高級研究員丹尼爾·戴維斯的題為《美國維持目前的長期戰爭要承受極高風險》的文章稱,事實證明,美國維持(長期)戰爭的代價是巨大的,蒙受進一步損失的風險會非常高,包括實際經濟損失非常巨大以及人命代價兩方麵。全文摘編如下:

隨著美國減少阿富汗駐軍人數,華盛頓一些大人物警告說美國撤出眼前的長期戰爭(包括在伊拉克、敘利亞和阿富汗的戰事)將增加美國的安全風險。然而,事實證明,維持(長期)戰爭的代價是巨大的,蒙受進一步損失的風險會非常高。

在亞曆山大·漢密爾頓學會近期舉辦的視頻會議上,美國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赫伯特·雷蒙德·麥克馬斯特不僅警告說特朗普總統從阿富汗撤軍是個錯誤,而且聲稱這是在“重蹈覆轍”。他說,如果特朗普兌現承諾,那將類似於1938年英國首相張伯倫在慕尼黑對希特勒采取綏靖政策。

美國企業研究所學者馬修·康蒂內蒂表示,二戰結束以來的75年裏,隻有美國軍人“始終在遏製(世界各地的)殺戮欲望”。他說,假如美軍撤出敘利亞或其他許多部署地點,“毒藥就會噴濺出來”。

但是,這樣的定性真的合理嗎?

對於企圖維護現狀的人士來說,恐懼是用來抵製任何改變的最有效工具之一。他們聲稱,如果不遵循他們選定的政策,未來就可能發生可怕的事情。

麥克馬斯特重新喚起對慕尼黑的記憶,康蒂內蒂則喚醒二戰的陰影,兩人都聲稱(從阿富汗和敘利亞)撤軍會增加美國遭遇可怕後果的風險。

然而,隻有當讀者不了解這些曆史事件的特定背景、不了解今天的情況有多麼不同時,上述說法才能發揮作用。

事實上,古今情況不僅不同,甚至幾乎沒有可比性。更重要的是,真實情況在於,美國不從伊拉克、敘利亞、阿富汗等地撤軍反而要承受更大的風險。

倡導長期戰爭的人士所遵循的邏輯是,假如我們結束那些不太成功的戰爭,從理論上講有可能導致負麵後果,所以比較穩妥的做法是繼續支持這些戰爭,成本最低的方案便是維持現狀。

然而,當我們仔細研究每次出兵的實際情況時,很快會發現美國正在承受巨大的代價,這些代價是不合適的、不可持續的。

首先,實際經濟損失非常巨大。美國每年在中東軍事行動上花費約700億美元,加上我們在阿富汗戰爭投入的約520億美元和在非洲投入的20億美元——僅僅四大長期戰爭(伊拉克、敘利亞、阿富汗和非洲)每年就從美國納稅人身上榨取驚人的1240億美元。

第二是人命代價。阿富汗戰爭最晚應該在2002年夏天結束,因為我們當時已經在很大程度上打垮了“基地”組織,懲罰了塔利班政府庇護恐怖組織的行為,所有可以實現的軍事目標都已經實現。至於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根本不應該開始,而在非洲的軍事行動對於美國安全來講完全沒有必要。換句話說,除了在阿富汗的頭一年時間(我們在此期間有61人死亡,107人受傷),我們原本不需要再花費什麼錢,不需要再損失任何部隊。

然而,在經曆所有這些不必要的衝突後,美軍迄今已有6900多人死亡,5.29萬人受傷,18.5萬人遭受腦部創傷,50萬人被診斷患上創傷後應激障礙症,每年還有大約6000名老兵自殺身亡。

除了人命代價,我們在“9·11”事件後參與的所有戰爭的總花費突破了難以置信的6萬億美元。如果我們迅速以負責任的方式結束所有這些戰爭,沒有任何證據表明會導致新的“慕尼黑時刻”,或者另一場規模堪比二戰的衝突。恰恰相反,因為我們有能力識別並打擊來自全球任何地方的直接威脅,所以即使我們沒有在任何地區長期駐軍,我們也仍將是安全的。

我們應當摒棄所謂結束長期戰爭將增加安全風險的空洞言論。繼續維持戰爭所帶來的風險(正如我們已經實實在在蒙受的巨大財政損失和人命代價)其實遠遠高於撤軍的風險,而且後一種風險隻是理論上的,且完全是可控的。

A 8 1

資料圖片:美軍101空中突擊師士兵在阿富汗“反恐作戰”資料圖。(美國防部官網)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