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3 19:12:03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張威威
核心提示:文章指出,美國將不得不承認,在許多國外的競技場上,美國再也無法操控結果了,而且為了控製美國的對手構成的挑戰,作出一定程度的妥協將是必要的。

參考消息網10月23日報道 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網站10月17日刊載題為《平衡2021年之後的大國政治》的文章,作者係美國國家利益中心主任喬治·畢比,文章稱,美國與大國對手打交道的願望與其實現目標的能力之間的差距看起來更像是一道鴻溝;美國精英階層與中產階級的脫節日益加深並很難彌合。全文摘編如下:

共和黨和民主黨領導人一致認為,世界已進入一個大國競爭的漫長時期,日益崛起的中國和複仇主義的俄羅斯是我們的主要競爭對手。然而,共和黨和民主黨在調集我們的國力與對手競爭的最優手段組合問題上存在分歧。特朗普的支持者更可能強調依賴強大的軍隊,更願意采取單邊舉措,民主黨人則傾向於更多談論重振外交和采取集體行動的形式。然而,兩黨都明白,美國無人挑戰的全球霸權時代已成過去。

兩個政治陣營的外交政策專家們似乎也達成了一個共識:盡管美國越來越認識到必須從周邊地區的一係列“無休止戰爭”中抽身,但它必須繼續主動對我們的主要外國對手發動攻勢。

在選舉期間,候選人鼓吹國家實力要比哀歎美國的局限性更得人心。然而,在這種嘩眾取寵的背後,隱藏著一個似乎是真正為人相信但卻很少被闡明的假設,即在下一任總統任期內投射美國力量很大程度上將取決於動員人員和這樣做的政治意願。

在公開宣布的外交政策野心與實際能夠實現的目標之間存在著差距,這並不罕見。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與大國對手打交道的願望與我們實現目標的能力之間的差距看起來更像是一道鴻溝。如果認為獲得新生的特朗普或者新上台的拜登能夠同時對俄羅斯和中國發動攻勢,那很可能正麵遭遇一個令人不安的現實:美國目前無法成功地這樣做,而且在未來一段時間內也是如此。

我們的下一任外交政策官員即將麵臨的主要挑戰不是如何利用美國的實力使中國和俄羅斯屈服於我們的意誌,而是要在國外獲得喘息機會,從而使國家能集中精力進行急需的內部“療傷”。我們越是對我們的海外大國對手采取兩條戰線的攻勢,我們就越有可能使我們的國內問題複雜化。

造成這種狀況的原因很多,其中的許多原因被一個事實所掩蓋,那就是,美國仍然擁有世界上最強大的軍隊和最龐大的經濟體。美國的國債規模很快就會超過我們的整個國內生產總值(GDP)。數十年來,美國一直依賴借款來為在阿富汗、伊拉克和其他地區的軍事行動支付費用,加上為減緩2008年金融危機以及這場新冠疫情的衝擊而實施的大規模經濟刺激計劃,這使我們受害不淺。

但國家實力遠不止是一種軍事或經濟現象。它還植根於諸如社會凝聚力、活力和自信等無形因素。不久前,美國不乏這種素質,它們在我們成功應對蘇聯挑戰方麵發揮了很大作用。如今缺乏這樣的素質,這在所有人看來是顯而易見的,包括國外的朋友和對手。然而,這樣的素質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憑空造就出來。

這些素質的缺失對美國製定和實施連貫外交政策的能力產生了重大影響。這使得華盛頓更傾向於冒失地攻擊外國對手,也更有可能把在政策問題上意見相左的同胞視為敵人而予以挫敗。白宮、常設外交事務官僚機構和它們在大眾媒體中的盟友之間的公開戰爭不僅僅是特朗普團隊缺乏經驗、管理不善和趾高氣揚的結果。它也反映出我們國家的精英階層與美國中產階級日益加深的脫節,而這種脫節在特朗普就任總統之前就已出現。這種脫節源自諸多複雜的原因,特朗普也好,拜登也好,想在今後四年裏彌合這種脫節是極不可能的。

我們將不得不承認,在許多國外的競技場上,我們再也無法操控結果了,而且為了控製我們的對手構成的挑戰,作出一定程度的妥協將是必要的。換言之,在我們複蘇的過程中,關鍵的第一步是承認我們有問題。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聞

美媒:“阿拉伯之春”留下悲劇性遺產

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2021-01-29

美媒:中國經濟為趕超美國進行預演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網站2021-01-29

美媒社論:美式“團結”不過曇花一現

美國《華盛頓郵報》2021-01-29

美智庫:2021年的美麗新世界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網站2021-01-29

美媒分析:拜登會與印度結盟嗎?

美國世界政治評論網站2021-01-29

俄媒觀點:未來俄美互動多半是競爭性的

俄羅斯《生意人報》網站2021-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