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3 18:51:44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張威威
核心提示:文章稱,美中摩擦的確是一場影響深遠的衝突,但又明顯與美蘇冷戰的情況不同。在這裏我更願意使用“混合戰”一詞來描述美中當下的對立。

參考消息網10月23日報道 《日本經濟新聞》10月22日刊載題為《美中對立不等同於新冷戰》的文章,作者係美國卡內基莫斯科中心主任德米特裏·特列寧,文章稱,美中競爭和當年的美蘇競爭不同,兩國的主要戰場還是集中在經濟、科技和信息領域。全文摘編如下:

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大流行或許正在給國際秩序和人們的生活方式帶來長久且巨大的影響。然而,國際秩序的變化此前已經開始,與疫情並沒有直接的聯係。

冷戰結束至今持續了近30年的美國霸權時代已經落幕。大國之間正在形成新的排序,一種不同於以往的秩序正在確立,其中扮演主角的無疑是美國和中國。美中之間的對立將左右未來幾十年的國際秩序走向。

有人傾向於將眼下美中的對立稱為“新冷戰”。但在人類曆史上,冷戰隻發生過一次,就是上世紀下半葉美蘇之間的對立。

美國和中國兩個超級大國對峙且在全球範圍爭奪霸權既是不爭的事實,也是一場不會直接動用大規模武器的紛爭。但如果使用“新冷戰”這一稱呼,將會在心理上陷入一種20世紀下半葉發生的事情卷土重來的錯覺。美中摩擦的確是一場影響深遠的衝突,但又明顯與美蘇冷戰的情況不同。在這裏我更願意使用“混合戰”一詞來描述美中當下的對立。

和冷戰時代不同,美中衝突並未發展成兩個陣營之間的全麵對立。眼下還完全無法想象事態會演變為美國陣營和中國陣營激烈對峙的地步。當然,並不是說其他所有國家都會在美中之間推行等距離外交,有明確靠攏美國的國家,也有選擇與中國接近的國家。即便如此,第三股力量仍然可以在美中之間保持平衡,維持獨立的外交路線。

從原則上講,美中的競爭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地緣政治爭霸和軍事擴張,也不是軍事安全保障體製之爭。兩國的主要戰場還是集中在經濟、科技和信息領域。而發生在這些領域的持續競爭會引發什麼結果是很難預測的。不同於美蘇對立,美中對立的結果可能不會出現一個明確的輸家。

美蘇冷戰時代,東西方兩大陣營被鐵幕遮蔽,彼此隔絕。但眼下的美中對立可以發生在世界任何角落,不受國境限製。也就是在所謂的公共空間,任何一方都能夠以各種方式向敵方地盤進行滲透,你可以使用美元,也可以使用比特幣,資金往來可以在任何時間進行。現在的“戰爭”手段遠多於冷戰時代,所以我才更願意用“混合戰”來給今天的局麵命名。

俄羅斯在如今多變的國際秩序中或許不再能夠發揮核心作用。但美俄關係和美中關係一樣,都處在“混合戰”的最高潮。在可預見的將來,美俄關係不可能出現根本性改善,從短期來看,反而是繼續惡化的可能性更大。不能否認美俄之間仍有出現偶發性衝突的可能。

白宮

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拍攝的白宮。新華社發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聞

美媒:“阿拉伯之春”留下悲劇性遺產

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2021-01-29

美媒:中國經濟為趕超美國進行預演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網站2021-01-29

美媒社論:美式“團結”不過曇花一現

美國《華盛頓郵報》2021-01-29

美智庫:2021年的美麗新世界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網站2021-01-29

美媒分析:拜登會與印度結盟嗎?

美國世界政治評論網站2021-01-29

俄媒觀點:未來俄美互動多半是競爭性的

俄羅斯《生意人報》網站2021-01-29